代孕百科
湘雅医院腐败窝案背后的医药利益江湖_专业的助
来源:http://www.huimanjia.net日期:2019-11-17

?

百年湘雅医院,因深陷腐败窝案迷局举步维艰。这场始于湘雅医院的反腐风暴,影响远未结束,不仅引发湘雅医院2010年的原党委书记、原院长均被更换的人事地震,更折射出医药管理的体制沉疴。

?

2012年3月25日,中南大学附属湘雅医院(以下简称“湘雅医院”)医疗楼气氛安静,秩序井然,“热烈欢迎卫生部医政司领导莅临我院指导工作”,屏幕上的电子标语颇为醒目。

?

然而静水流深。2011年11月18日,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以行贿罪为由,作出了对一位名为田强泉的医药设备经销商的刑事判决,判处田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在此前,田强泉被认为是湘雅医院腐败窝案的关键人物之一。

?

“田强泉案,撕开了湘雅医院腐败窝案的一角。”一位在湘雅医院工作超过20载的中层干部告诉《新民周刊》记者。

?

随着近两年的司法诉讼过程,田案背后,越来越多的涉案细节被披露,湘雅医院掌管医药、设备、耗材进出实权的中层科级干部几近“全军覆没”,其背后的一条医药设备商与湘雅医院内部掌权者的关联交易链条已滋长横生长达十余年,其下利益盘根错节,衍生出多个大大小小的医药江湖,利益相关者紧密抱团,从中分肥。此种格局,实为湘雅医院沉疴所在。

?湘雅腐败窝案迷局

?

早在2011年1月29日的大年前夕,药品设备经销商田强泉就被执行逮捕。而在此前半年,田已被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接受调查。商人田强泉,本无公职,其案却由湖南省纪委直接查办,其涵义不言而喻。

?飓风起于青萍之末。引发关注的湘雅腐败窝案,实则引爆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

2011年7月8日上午,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院对该州州医院原党委书记李明哲、原院长黄生用受贿两案,同时进行一审宣判。这所医院原院长、原书记、原副院长三名负责人因受贿同日被判刑,实属罕见,对湘西州州医院腐败窝案的审理,持续一年多时间。在此过程中,经销商田强泉被湖南省纪委锁定。

?

田强泉在湖南医药经销界声名遐迩。在湖南当地一些医药设备商看来,这位在医药经销界声名远播的“大腕级”人物的另外一个身份是极其牢固的湘雅医院腐败窝案背后的医药利益江湖_专业的助,他是原湘雅医院院长、现任中南大学副校长田勇泉的弟弟。

?

而从大格局而言,田强泉为这张医药经销利益网中的关键一环。根据目前被披露的情形而言,药品设备经销商与湘雅医院内部掌握采购大权的各个部门间,均各有其利益错综复杂的大小江湖,上述链条环环相扣,如若事发,一损俱损。

?

覆巢之下无完卵。2010年5月,湖南省纪委联合多家检察院及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工作人员,启动湘雅医院腐败窝案调查。一年间,仅被传唤到案的医药设备商等各类涉案人员就达近百人,一时间风声鹤唳,湘雅医院中层干部相继被调查,而迄今依然有部分涉案人员在等待司法裁决。

?

在田强泉被湖南省纪委工作人员带走之后,短短四个月间,湘雅医院分管药品、设备、耗材的核心中层相继落马。包括该院药剂科主任李新中,设备科科长刘建辉及其下属设备科工程师阳辉良、设备科采购员黄筑华,该院大手术室护士长李思,湘雅医院《中国普通外科》杂志编辑姜辉在内的诸多湘雅医院中层,均被带走,接受调查。

?

在此背后,一个药品、设备供应商与湘雅医院内部掌握采购实权者的巨额利益交换格局,逐渐显山露水。

?

诸如,湘雅医院药剂科主任李新中已承认,收受田强泉巨额贿赂,为田的药品进入医院大开方便之门。

?

湘雅医院内部人士证实,事发前,李新中曾在湘雅医院相继担任过药剂科副主任与主任,事发前已任药剂科主任10年,主抓药品采购。李新中在事发前的还有一个身份是,湘雅医院药物临床试验机构办公室主任、博导。

?

一位曾旁听过李新中案开庭的湘雅医院内部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李新中与田勇泉数年来都维系着一种“礼尚往来”的关系,比如,田送给李的好处,李一般也会在逢年过节时回礼,“李新中也曾给田勇泉的妻子送给一只产自南非的价值两三万元的钻戒”。

?

多位熟悉李新中的人士告诉本刊记者,湘雅医院腐败窝案背后的医药利益江湖_专业的助57岁李新中行事谨慎,“城府颇深,很有主见”,对各种关系能运筹帷幄,事发前在院内人缘不错;而在湘雅医院药剂科,李新中无疑拥有极大的决定权,“医院的药剂科就像李新中开的药房。在他事发前,他的办公室总是跟超市一样,人来人往”。

?环环相扣

?

无独有偶,在李新中案发后的2011年8月间,湖南省药品集中采购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湖南省药采办”)主任唐凌经证实已被湖南省纪委双规。与唐凌一同被双规的还有其下属,药采办工作人员李献忠。

?

湖南省药采办于2009年9月3日经湖南省编办批准设立,为全额拨款事业编制,正处级单位,共5人编制,实际有4个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湖南全省网上药品集中采购工作,具体组织实施湖南全省药品集中采购工作。

?

唐凌曾任职于湘雅医院药剂科,后借调到湖南省卫生厅,赴张家界永定区帮扶过几年,回来后任湖南省儿童医院副院长。

?

湘雅医院一位人士称,唐凌的另一个背景是,他曾任湘雅医院药剂科秘书,“唐凌在湘雅医院工作期间,其实就是担任当时的药剂科主任李新中的秘书,两人交情匪浅”,而唐在药品招标方面地位的巩固,无疑为李的药品采购工作提供了便利。

?

唐、李二人与药品经销商之间的利益格局,亦盘根错节。湘雅医院内部的一位知情人士提供的一个消息是,在李新中出事后不久,检察机关就带走了一个曾在湘雅药剂科做过采购员、后来停薪留职做经销商的胡姓人员,而此人最后供出了曾行贿唐、李二人,导致唐东窗事发。

?

在李新中案发后,寒蝉效应仍在,湘雅医院药剂科主任位置悬空至今。而唐凌事发后,湖南省卫生厅一位处长感叹,药采办主任这个职位“很敏感”,涉及的利益方太多,“他任这个主任,实际就是坐在火山口”。

?

湘雅医院大手术室护士长李思,难辞其咎。李思的事发,是因其身涉与田强泉等人合伙,高价向湘雅医院出售手术所需的一次性耗材,如骨关节、导管、胃肠镜、手术缝合线等,索取巨额回扣。受贿情节多有相似。湘雅医院腐败窝案背后的医药利益江湖_专业的助

?

而湘雅医院设备科科长刘建辉的利益格局,也逐渐清晰。刘在被调查时承认,他在任职期间,为商人田强泉的医疗设备进入湘雅医院提供了便利,并收受田的商业贿赂。

?

刘建辉事发后,也让其下属、湘雅医院采购科两位普通采购员相继获刑。翻阅案卷,收受贿赂依然是关键词。其中,阳辉良因收受药品商人彭卫红6万元现金,以受贿罪被处有期徒刑三年,缓期两年执行。判决书显示,阳辉良的受贿的条件是帮助供应商尽快拿到货款。而另一位采购员黄筑华,判决书认定,从2007年至2010年,黄接受医疗耗材商的贿赂共计21万元,故因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十年。其中,一位名为夏萍的药品设备商在2007年7月至2010年春节后,共分5次向黄行贿7万元,目的是希望黄能增加其采购耗材品牌和维持耗材销售的业务量。

?

一位跟刘建辉相识的当地设备商告诉《新民周刊》记者,刘在任时,可谓权倾一时,其行事高调跋扈,这位设备商尚能在其办公室呆上三分钟,“不过也喝不上一口水”,“其他的跟刘建辉不熟识的设备商,甚至连他办公室的门都进不了,他直接说,‘是谁?给我出去!’”而囿于利益分配格局,诸多设备商对刘敬如上宾,趋之若鹜。

?交易灼人

?

而此番,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对田强泉案的审理结果,让一个深藏多年的医药江湖,悄然浮出水面。

?

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查明:1997年至2006年,田强泉向湘雅医院销售药品的过程中,“为获取竞争优势,增加对湘雅医院的药品销售额,获取更多的利润,采取事先承诺,事后违反规定给予一定比例回扣或事后以各种名义送给现金的方式,多次给湘雅医院药剂科主任、湘雅医院药事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李新中人民币共计11万元”。

?法院的审理,梳理出田强泉对李新中的几个行贿细节,几次灼人的交易,分别为——

?

首先,早在1997年,田强泉和深圳制药厂长沙办事处负责人胡振雄合作销售先锋VI号粉针剂,为从湘雅医院先锋VI号粉针剂购销计划,田强泉请李新中帮忙,并承诺会给李一定比例的回扣费。通过李的帮助,1997年7月至1998年12月,田以深圳制药厂的名义销售了价值112万元的先锋VI号粉针剂给湘雅医院,在药品销售的过程中,田共获利8万余元。为兑现承诺,田在多次请李喝茶或吃饭的过程中,先后送给李人民币4万元。

?

而后,在1997年年初至2000年底,田强泉分别和沈某、曾某合作销售药品期间,通过李新中的帮忙,拿到湘雅医院相关药品的购销计划后,分别以湖南省医疗器械药品公司、长沙市医药器材公司、长沙市医药工业供销公司的名义,在湘雅医院销售了白蛋白、七叶皂甙钠针剂等药品,为感谢李对其业务的关照,1997年至2000年期间,田每逢春节、中秋节、端午节时,以拜节的名义,每次3000元至4000元不等,在李家中送给李共计4万元。

?

这以后,在2004年元月至2006年5月,在每年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过程中,田强泉通过李新中的帮助,使其公司代理的药品中标,成为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药品采购的配送商。其间,田强权以湖南协众药品器械管理有限公司的名义在湘雅医院销售了头孢呋辛、头孢克肟、双歧杆菌口服片剂、苦参碱注射液、捷凝注射液和头孢替安注射液等药品。为感谢李对其业务的关照,在2004年至2006年每年的春节,田以拜节的名义,在李家中送给李共计3万元。

?

“田勇泉为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在经济往来中,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行贿罪。”法院据此认定。

?

而在湘雅内部的一些人士看来,至案发时,田涉足药品设备经销界长达15年,上述11万元涉案金额的表述,鲜有说服力。

?

据统计数据,湘雅医院年收入近20亿元,每年药品采购在9亿元以上,设备采购近2亿元。湘雅医院上述内部人士称,此番随田强泉案落马的湘雅内部人士,均为握有药品、设备、耗材掌管权的关键人士,通过控制此类人员,田强权也就牢牢控制住百年名院湘雅医院,其具体涉案金额,恐创全国之最。

?相比显现于法律文书上技术含量平平的交易过程,田强泉在现实中的经历要传奇得多。

?

47岁的田强泉,湖南常德澧县人,出身寒微。1995年,刚到而立之年的田强泉还是中船总公司江西江州造船厂一名普通退职工人,他甫到长沙成立科技开发公司时,并不惹眼。而那年,是一个拐点,当年7月,田强泉的哥哥,出生于1956年的田勇泉刚从任职两年的湘雅医院副院长职位提升,晋升为该院院长。

?

直至在田强泉事发后,湘雅医院的许多人士甚至不太清楚他的本名,只知这位身材高大、作风强势的医药设备商,被俗称为“田老五”——这个按其兄弟排行而取的外号,今天依然在湘雅乃至湖南医药界流传。

?

而15年后,“田老五”在湖南医药界已是声名远播,今非昔比。在其他经销商的眼中,田不啻为一位“精明”的商人,他的“后台硬”也为其他医药经销商所艳羡。

?

1998年,田强泉正式加盟湖南双鹤医药有限责任公司,成为该公司旗下一经销部负责人。统计显示,湖南双鹤公司旗下有多个分公司和经销部,从2001年到2009年间,湖南双鹤累计销往湘雅医药的药物,达1.2亿元之巨。

?

2001年,湘雅医院随原湖南医科大学整体并入中南大学,田勇泉成为中南大学附属湘雅医院院长。2005年,田勇泉在湘雅医院的主管单位中南大学任该校党委常委、副校长,并分管旗下三个附属医院的工作。

?

在这几年间,“田老五”的生意风生水起,旗下的公司不仅成为湘雅医院的供货大户,甚至将业务扩展到湖南省外。

?

2003年底,田强泉以302万元的注册资本,成立了湖南协众药品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协众公司”),自任法人代表。协众公司的经营范围涵盖各类药剂以及医疗器械,成为田强泉旗下最为重要的产业。

?

而在湖南省内的一些医药设备商看来,田强泉显然是一位深谋远虑的商人,行事谨慎。早在2006年,协众公司的法人代表就已变更,改由一位名叫吴仰高的人出任法人代表,而田强泉退居幕后。

?

数据显示,仅在2010年,协众公司就有超过1000万元的药品销往湘雅医院。此外,田强泉旗下还有多家关联企业,湖南五田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五四公司”)就是其一。工商资料显示,五田公司注册于1997年。该公司是湘雅医院药品供货大户,自2006年开始,五四公司垄断了湘雅医院所有的输液(全部注射用液、各类液体),独家销售五年。仅2010年一年,该公司销往湘雅医院的药品就逾1700万元。

?为何是湘雅?

?

百年湘雅医院,因深陷腐败窝案迷局举步维艰。这场始于湘雅医院的反腐风暴,影响远未结束,不仅引发湘雅医院2010年的原党委书记、原院长均被更换的人事地震,更折射出医药管理的体制沉疴。

?

而压垮骆驼的稻草,沉积多年。吊诡的是,在上述窝案引爆之前,湘雅医院内外之间,此种权力与利益交换格局,却以一种微妙的心照不宣的平衡得以维系多年。

?

一位熟知药品购置的湘雅医院内部人士称,医院进药渠道大概分为两块,其一是按医院每月用药量进行的批量进药,其二是引进新药,在这些过程中,科室主任与临床专家有一定的用药建议权,但是最大的决定权无疑是药剂科主任,“在批量进药和新药引进在这两块里面,李新中都拥有绝对的话语权”。

?

按照正规程序,医院倘若要进一种新药,需通过由该院科室主任、知名教授、药剂科主任、主管院长组成的药事管理委员会集体决定医院的进药,“但是在这十几年前,药事管理委员会就是个‘橡皮图章’。在湘雅医院,药剂科主任和院长就可以签字决定进药,药事管理委员会完全是个形式而已。”上述人士指出,湘雅医院的设备、耗材采购过程,运作原理与药品采购相同,这个过程中,监管严重缺位。

?

“在湘雅医院,如果想要进一个新药品种,维护费与门槛费每年大约要超过100万元,才有可能进得来。而如果药品经销商没有一定的关系,根本不可能进得来医院,医院可以随时停厂家的药。”这位湘雅医院内部人士告诉本刊记者。

?

不仅如此,一位设备经销商告诉本刊记者,医院是设备商要攻下的一个重要“堡垒”,相较药品而言,设备商赚的是“一锤子买卖”,因通常医院的一套设备的折旧周期在六年左右,“在1995年到2002年间,设备的毛利大约在50%左右;2002年到现在,这个毛利是30%左右。”

?

这个行业形成了一种诡异的“游戏规则”与“生存法则”:你想进这个三甲医院吗?那么,凭什么这笔生意就要给你做?——上述提及的毛利,并非经销商不“努力”,就能“够得着”。

?

在田强权案事发后,一位经销商用“兔死狐悲”来形容自己的心态。而上述这些“潜规则”的肆无忌惮,给那些权力膨胀的中间分肥者以寻租空间,而经销商亦会细心维护这种关联网络。这种“鲶鱼效应”产生的一个后果是,让大的经销商位于竞争金字塔的上端,强者更强,终成垄断之势。

?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讲其他药品代理商如果搭上‘田老五’的协众公司,进湘雅医院肯定就会畅通无阻了。”一位湘雅医院的内部人士称。

?

而医院的最后一道关卡即后期监管与审计,几乎宛如鞭长莫及。湘雅医院一位前任纪委书记感叹,由于医院执行的是院长“一支笔”制度,主管院长的权力不受同级纪委、审计的监督,这种尴尬的制度设计,让医院的监管形同虚设。

?

上述人士称,在湘雅医院并入中南大学后,因中南大学为教育部直属的重点高校,故湘雅医院变为由一个副部长级单位监管,鉴于此,此前湖南当地纪检系统很难介入湘雅医院内部的腐败窝案。

?

湘雅医院位于湖南省省会长沙,床位超过3000张,湘雅医院也已跻身卫生部直管的超大型三级甲等医院,这与它所处地理位置相符——其住院部正好正对着湖南省卫生厅。历史上,创办于1906年的湘雅医院,也是美国雅礼协会在中国大地最早建立的西医院之一。这所百年老院,曾佳话不断,杨开慧曾在这里生下毛岸英,孙中山曾为它题词“学成致用”。“北协和、南湘雅”的美誉,流传于医界。

?

现在,这所庞大的医院在为接连爆发的腐败窝案埋单。在湘雅医院一些资深教授看来,“南湘雅”的实力已远不及“北协和”,“现在出了湖南省,谁还知道湘雅呢?”(应受访者要求,本文所涉受访者隐去真名)

?(新民周刊)

文章内容
人工受精 体外受精 囊胚培育 辅助孵化 代孕妈妈 卵子捐赠
Copyright © 2002-2030 上海添丁代孕网网站地图NO NUMBER
人工代孕 代孕百科 代孕饮食 母婴健康 爱心代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