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女子采药,深山里救了狐狸,狐狸说:你的小叔子不地道

话说古时候清洲县云山镇有个三湾村,这个村子三面环山,一面临水,土地肥沃,物产丰富,百姓安居乐业。

三湾村有一户姓柳的兄弟俩,哥哥名叫柳知礼,娶妻王氏;弟弟名叫柳知义,娶妻张氏。古语有云:“父母在,不分家”,哥俩成婚以后,因为父母健在,因此并未分家,一大家人还继续在一起生活。

五年前,在一次进山砍柴途中,柳知礼不慎坠落山崖,虽说侥幸捡回一条命,但双腿却废了,在床上一躺就是三年。三年里,因为给柳知礼看病,柳家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但柳知礼还是未能站起来。

眼看哥哥把家里拖累得越来越穷,在张氏的撺掇下,柳知义整天缠着父母要分家另过,但都被柳老头拒绝了。父母相继去世后,柳知义终于如愿,在柳家长辈的主持下,哥俩分了家。

分家后,兄弟两个各自操持着自己的家庭,倒也过得相安无事。

父母死后,照顾丈夫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王氏的肩上,没有了父母的帮衬,王氏一个人很是吃力,但她都扛了下来。

对于瘫痪在床的丈夫,王氏并没有嫌弃,几年如一日伺候着丈夫。长年累月的忙碌,使得她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上好多。娘家人见她如此辛苦,便劝她趁着年轻也没有孩子早点改嫁,但王氏却拒绝了,为了这,娘家也和她断绝了来往。

服侍过病人的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或许是因为着急的原因,病人的脾气似乎都无一例外的大,他们很暴躁,一言不合就发脾气。对于服侍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不注意,病人都会无缘无故地夸大,于是,一些不中听的话也就随口而出。

柳知礼就是这样一个人,别看他在床上躺了很多年,他的脾气和年龄一样逐年增长。对于妻子的付出,他全然没有看在眼里,反而王氏只要有一点照顾得不尽心了,他就会破口大骂。还好他站不起来,不然的话,定然会把王氏打趴在地。

面对丈夫的责骂,王氏也经常气得掉眼泪,但火气转瞬即逝,转过头又陪着笑脸忙这忙那。

这些日子以来,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过家门的柳知义来哥哥家的次数莫名其妙地多了起来,而且每次来的时候都会带上一点东西。

对于这个小叔子,王氏以前没少吃过他的苦头,自从分家另过以后,两家就几乎断绝了来往,时隔多年,他上门来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他真的回心转意想帮帮哥哥吗?

起初,王氏并没有给小叔子好脸色,但见兄弟俩说话的那股热乎劲,渐渐地,王氏消除了对小叔子的疑心。

这些年,为了省钱,王氏从郎中那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那郎中见她甚是可怜,便把一些常用的药方和常见的药材统统告诉了她,这样,王氏就能自己采药给丈夫治病,也能省下一大笔开支。

这天,伺候着丈夫吃喝完以后,王氏又进山采药去了。

自从丈夫病后,王氏就经常进山采药,这条路她不知道走了多少遍,山上的一草一木都被她深深地记在了脑海中。

进山之后不久,王氏就开始找起了药材。就在她忙碌之际,一阵“吱吱”的叫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王氏赶紧起身朝四周看去,前方不远处,草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乱动,仔细听去,声音就是从草丛里发出来的。

王氏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轻手轻脚地扒开草丛后,一只狐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狐狸的一只后腿被捕兽夹夹住了,正在那里不停地挣扎,白白的皮毛上已经渗出了鲜血。

王氏赶紧蹲下身去,用力掰开捕兽夹后,把狐狸解救了出来。

把狐狸救出来后,王氏拿起狐狸受伤的腿看了起来。捕兽夹很是锋利,尽管没有把狐狸的腿夹断,但伤口很深。

或许是非常疼痛,狐狸的身子不停地瑟瑟发抖,王氏见状,赶紧从身上撕下一块布子给狐狸包扎了起来。

在王氏给它包扎伤口的时候,狐狸很是乖巧,它的眼睛一直盯着王氏看,似乎要把王氏记在心里。

血止住以后,狐狸才逐渐缓了过来。看到这只受伤的狐狸,王氏的眼神里充满了慈爱,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样。狐狸也好像读懂了她的意思,竟然依偎在了她的脚下久久不肯离去。

因为还要采药,王氏不敢耽搁,呆了一会儿之后,她便继续寻找药材去了。

或许是小狐狸给她带来了好运,很快,熬药所需的八味药材就采好了。

就剩下最后一味了,这种药材极为难得,它生长在悬崖峭壁之上,不要说一个女流之辈了,就是专门的采药人能采到这种药材都是一件极为幸运的事情。

经过一番搜索之后,在一处陡峭的崖壁上,王氏找到了药材。费尽一番周折之后,药材终于采到手了。

怀着激动的心情,王氏慢慢地顺着绳子朝着崖底挪了下去。就在离崖底还有不到一丈的时候,意外出现了。

王氏采药用的绳子已经用了好几年了,绳子有好多地方都被磨断了,为了省钱,她就把这些断绳接了起来,时间一长,这些接口处又被磨细了。

或许是太过激动,王氏想急于下到崖底,手上脚上的动作不由得大了起来,手上一用劲,绳子瞬间就断裂了。王氏猛然间就觉得身子急速地下坠起来,还没等她缓过神来,身子就掉落在了一棵大树顶上,紧接着,一番晃荡之后,她掉到了崖底。

或许是上天见她可怜,这一摔竟然没有要了她的命,仅仅是摔伤了右脚。不过相对于身上的疼痛,王氏更为关心的则是药材,见药材还完好无损地在怀里揣着,王氏不由得放下了心。

强忍着疼痛,她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朝着山外走去。

因为脚上受了伤,她走得很慢,眼看日头已经偏西,离山口还有一大段距离,王氏不由得着急了起来。一着急,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快了,脚步一快,更疼了。

见靠自己一个人是无法走出去了,王氏便大叫了起来。

不久之后,前面的树林里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王氏不由猛地一惊:不会是野兽来了吧?

就在她惊慌失措之际,一个男子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男子,王氏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男子名叫李大柱,是邻村人。

看到王氏以后,大柱疑惑地问道:“大妹子,刚才是你喊救命的吗?”

王氏点了点头,大柱又问:“你一个人来深山老林干什么?”

王氏强忍着疼痛说道:“大哥,我是三湾村的,丈夫卧病在床多年不能动弹。为了给他治病,我就进山采药来了,谁知一不留神就从山上摔了下来,身子并无大碍,只是脚崴了,不能走路,还望大哥你能帮我一下。”

听了王氏的话,大柱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随后,他略带敬意地说道:“早就听说过三湾村有个贤惠的媳妇,任劳任怨伺候丈夫好多年,感情就是你呀,真是女中豪杰!”

说完,大柱赶紧上前把王氏扶了起来。因为男女有别,虽然很疼但王氏还是咬牙坚持自己走路,直到后来她实在是无法坚持下去了,大柱这才把她背在身上朝着山下走去了。

回到村子里时,天已经黑了。为了避免别人说三道四,王氏并没有让大柱把她送到家门口,在村口,王氏就谢别大柱自己一个人忍痛回家去了。

因为多年卧病在床,丈夫的心眼变得小了,对什么都疑神疑鬼的。王氏之所以这样去做,也是为了不致引起丈夫的猜忌,尽管她已经很谨慎了,但还是惹出了麻烦。

见王氏迟迟没有回来,躺在病床上的柳知礼早就冒出了火气。王氏刚进家门,柳知礼张口就骂:“这么晚了,你死到哪里去了?一整天也不着家,你是不是存心想把我饿死?说,和哪个野汉子鬼混去了?”这似乎还不解恨,柳知礼竟然顺手拿起喝药的瓷碗朝着王氏砸了过去。

王氏脚上有伤移动缓慢,没有防备之下,瓷碗不偏不倚地正好砸在她的头上,瞬间,她的头上就被砸开了一个口子,鲜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王氏没有做声,只是默默地忍了下来,找了块布子把头简单包了一下之后,又开始忙活起来。

一夜无话,第二天,王氏依旧早早地就起床了,她的脚已经没那么疼了,只是略微有些红肿。

伺候完丈夫以后,王氏便到地里忙活去了。

走到村口,王氏又碰到了大柱,因为有个亲戚家和王氏是一个村的,而这个亲戚家里今天恰好办喜事,大柱一大早就赶过来帮忙来了。

见到王氏后,大柱问道:“大妹子,你的脚没事了吧?”

王氏说道:“已经好多了,昨天真是多谢你了。”聊了几句后,两人便分开各自忙活去了。

在地里忙了一个多时辰,眼看已经到了做午饭的时间了,王氏便急匆匆地往家赶去。

回到家时,小叔子柳知义正好来了。

王氏进门时,兄弟俩正低声说着话,见王氏回来了,两人便止住了话题,就像是生怕王氏听到似的。

见到柳知义时,王氏赶紧打起了招呼:“二弟,你来了。”柳知义赶紧起身说道:“嫂子,这个家可是多亏你了,要不是你的话,我哥哥还不知道受什么罪呢?”

听了这话,王氏愣住了,小叔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地这么客气?

闲聊了一会之后,柳知义便走了。

柳知义走后,王氏便忙着做起饭来。

令王氏疑惑的是,这兄弟两也不知道怎么了,不仅小叔子对她客客气气,就连丈夫的脸上也堆满了微笑,那样子让王氏很不适应。

喂饭中间,柳明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引起了王氏的注意,于是便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柳明礼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想问问你,我娘留下的那个手镯还在不在?”

柳知礼和柳知义并不是亲兄弟,他们的父亲柳老头结婚多年也没有孩子,于是便抱养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柳知礼。在抱养的时候,那户人家把一对手镯交给了柳老头说是留给孩子的。

抱养柳知礼一年后,柳老头就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柳知义,虽说有了自己的孩子,但老两口并没有因此而冷落柳知礼,哥俩是一般对待。

柳知礼长大后知道了自己是抱养的这个事实,在他成婚的时候,柳老头把那对手镯拿了出来交到了他的手中。

听丈夫突然问起了此事,王氏不由得一愣,停顿了一下,她便问道:“好好地怎么问起手镯来了?”

柳知礼讪讪说道:“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

看到丈夫这般表情,王氏问道:“是不是知义让你问的?”

听妻子这样说,柳知礼赶紧说道:“没有,他问这个干什么?”

见丈夫极力掩饰的表情,王氏顿时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小叔子这些天来得勤了,原来是打上了手镯的主意!想到这里,王氏便说道:“手镯被我藏起来了,你就不要操心了。”

柳知礼又追问道:“藏在哪里了?能让我知道吗?”

王氏笑着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我把手镯给了别人吗?放心吧,丢不了。”说完,王氏没有再搭理他便继续忙去了。

第二天,柳知义又来了,哥俩又在那里嘀嘀咕咕了半天。王氏回到家时,两人还在那里说着话,不过,王氏刚一进门,两人就硬生生地把话题止住了。

奇怪的是,这哥俩的脸色并不像昨天那样和颜悦色,丈夫柳知礼一脸气愤,而弟弟柳知义则是面带冷笑。

见俩人的神色不对,王氏便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柳知义没有理他而是转头看向了哥哥,柳知礼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火气,只见他双脸通红,右手颤抖着指着王氏骂道:“你这个不守妇道的东西,说,那天晚上是谁把你送回来的?”

一听是这,王氏的心里猛地一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不过仔细一想自己行得正坐得端,又没有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就是告诉他也无妨,于是便把那天的事情如实说了出来。

原本指望听了这番解释丈夫能理解自己,没想到,柳知礼却继续纠缠:“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在咱们成婚之前那个大柱就暗地喜欢上你了,他至今未婚,是不是为了等你?再说了,那天你在山里怎么能那么巧正好碰到了他,一定是你们早就窜通好了在山里幽会!”

听丈夫这样无理取闹,王氏都懒得辩解了。这时,一旁的柳知义插话道:“嫂子,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我们家虽说穷,可也是本分人家,你这样做我们怎么出去见人?”

说完王氏,柳知义又对哥哥说道:“哥哥,以前是我不对,从今往后,我就是你的亲弟弟,谁要是敢欺负你,谁要是敢往你头上戴绿帽子,我就和他拼命!”说完,柳知义气哼哼的就要往外走,那样子像是要找人去拼命。

柳知礼赶紧拉住了他,哭着说道:“弟弟,你可不敢做傻事呀!我就是宁肯不要这个媳妇也不能让你去受累呀。”说完,这哥俩竟然抱头痛哭起来。

哭了一会之后,柳知礼对着王氏说道:“既然你心里还念念不忘那个小子,我这就成全了你,你走吧,我不会拦你。我的死活也不用你管。”

听丈夫说出如此绝情的话,王氏顿时愣在当地不知所措。

见王氏还站在那里,柳知礼又冲着她喊了起来:“你还不赶紧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自己辛辛苦苦这么多年,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局,委屈、心酸、失望一股脑地涌上心头,王氏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之后,王氏正要开口,柳知义却说道:“你走吧,我哥哥不想再看到你!”说完,连推带搡地把王氏推出了家门。

出门以后,王氏越想越来气,于是,就打算找棵大树上吊自杀了却此生。

不知不觉间,王氏来到了她经常采药的地方。那里山高林密,树木甚多,很快,王氏就找到了一棵大树。

解下腰带拴到树枝上后,王氏便把脖子伸进了绳套里。就在这时,一只狐狸窜了出来撕咬住了她的裤脚。

王氏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那天救下来的那只狐狸,看到狐狸活蹦乱跳地出现在自己跟前,王氏的心中很是欣慰:“狐狸呀,我真想变成你的样子,每天无忧无虑的生活。咱们的缘分已尽,要想做朋友只能来世再见了。”说完,王氏心一横,又要把脑袋伸进绳套里。

就在这时,王氏的身后突然冒出了一阵白烟,她吓了一跳赶紧回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那只狐狸已经不见了,出现在她眼前的竟然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

见王氏一脸惊讶的样子,少女笑着说道:“大姐,你不用怕,我就是那只狐狸。”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吗?王氏既害怕又疑惑。

少女又说道:“大姐,我们一家世世代代在这里居住守护着这片山林,上天见我们有如此功德,便给了我们一些法力可以变回人身。”

听了这话,王氏这才稍微放了点心。少女又说:“大姐,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这样的一个好人怎么能轻易死去呢?等着吧,你丈夫迟早有后悔的那一天。”说完,少女上前便拉着王氏来到了一个茅屋跟前。

再说柳知礼兄弟俩,把王氏赶出家门后,那柳知义表现得很是乖巧,把哥哥伺候的十分舒坦,以至于连柳知礼都有些疑惑了:这还是我的弟弟吗?

不过,他高兴的太早了。

还没等他缓过神来,那柳知义就问起了他手镯的下落。柳知礼支支吾吾说不上来,弟弟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硬逼问他。

手镯是王氏放的,至于藏到那里柳知礼根本不知道,但柳知义却不这样认为,他以为哥哥不肯说,于是就想尽办法折磨起他来。

不给吃,不给喝,还使劲掐使劲打,仅仅三天时间就把柳知礼折磨的死去活来。

直到此时,柳知礼才真正明白了弟弟的用意,可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找了三天,依旧没有找到手镯子,柳知义便想到了有可能是王氏把它藏起来了,于是便决定先把王氏找回来再想方设法把手镯弄到手。

于是乎,柳知义便抛下哥哥不管,而是找起了王氏。

两天后,柳知义在山上的一间茅屋里找到了王氏。

这天早上,王氏刚起床那少女就对她说道:“等着吧,今天肯定有人会找你来的。”

王氏疑惑地问道:“谁会来找我?”

少女笑着说道:“就是你的那个小叔子!”

听说是小叔子来找她,王氏不由得愣了一下:“他找我干什么?”

少女说道:“你真的不知道丈夫为什么要把你赶走吗?”

王氏摇了摇头,少女叹了口气说道:“这一切都是你那个小叔子搞的鬼。就是他在你丈夫跟前说了你的坏话,你丈夫才把你赶了出来。”

王氏问道:“他(小叔子)为什么要这样做?”

少女说道:“他并不是为了要伺候你丈夫,他的目的是那对手镯子。只有把你赶出家门,他才能从你丈夫那里把手镯子弄到手。”

一听是这,王氏瞬间明白了,怪不得丈夫那天好好地就问起了手镯的事情,原来这都是小叔子搞的鬼。

愣了一会之后,王氏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少女笑着说道:“不用怕,我来帮你!”说完,少女在王氏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耳语了一阵。

刚说完不久,那柳知义便上门了。

这柳知义也真是一个好演员,见到王氏就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恳求起了王氏。对于小叔子的这番表演,王氏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把王氏领回家后,那柳知义就悄悄地溜走了。

回到家后,家里早已乱成了一团,几天不见,柳知礼已经变得奄奄一息了。对于这些,王氏虽说心里早有准备,但看到丈夫的样子后,她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见妻子回来了,心生愧疚的柳知礼没有说话,只是不住地叹气。

夜深人静之时,王氏悄悄溜出了屋子来到了院子里西南角的墙根下在那里使劲刨了起来,不久之后,一个小包裹被刨了出来,打开包裹之后,一对金光闪闪的手镯子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看了一会之后,王氏便又把包裹埋进了土里,这才回到家中睡下了。

就在王氏进到屋里不久,一个黑影悄悄地溜进了院子里。黑影径直来到墙根,在王氏刚才刨土的地方挖了起来,很快,他就把王氏原先放进去的那个手镯子刨了出来。

看到这,黑影的脸上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第二天早上,王氏刚起床,门外就传来了一阵说话声,王氏赶紧来到门口,打开院门一看,只见柳知义两口子正跪在那里。

见王氏出来了,那柳知义赶紧上前哭着说道:“大嫂,求求你救救我俩吧!”

王氏随即朝着柳知义两口子的手上看了过去,只见柳知义的右手和他妻子的左手各戴着一个手镯,这两个手镯中间被一根寸许来长的细线连在了一起。

仔细看去,手镯似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慢慢变小,已经慢慢地嵌进了肉里,难怪两口子会疼的叫唤。

看到小叔子的样子,王氏笑着说道:“你让我怎样救你?”

柳知义龇牙咧嘴地说道:“嫂子,你肯定有办法,求求你了,哎吆,快疼死我了,我再也不敢要手镯子了。”

王氏低头思量了一会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不过就看你俩能不能受得了了。”

一听有办法,柳知义赶紧说道:“能受得了!只要能把这个东西取下来,怎么都行。”

见柳知义态度如此坚决,王氏便说道:“那就跟我来吧。”

进到院子里后,王氏找来了一些干柴,随后她就生了一堆火,然后便对柳知义说道:“来吧,把手伸进火里!”

一见是这办法,柳知义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哪能行?这样一烧我的手不就毁了吗?”

王氏冷笑着说道:“我的办法就是这个,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说完,王氏作势就要离开。

柳知义还在迟疑,就在这时,那手镯又缩了一下,两口子顿时又疼地大叫了起来。顾不得三七二十一,两口子牙关一咬就把手伸进了火堆里。

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柳知义两口子昏死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醒了过来。

不醒来还感觉不到疼痛,一醒来,两人就感觉到了痛入心扉的疼痛,两只手早已烧成了焦黑色,不过,令他们欣慰的是,手镯不见了。

看到这,柳知义又问道:“大嫂,我的手也毁了,这,这该怎么办?”

王氏笑着说道:“不用怕,只要你能诚心悔改,用不了多久,手慢慢的就好了。”

说完柳知义,再说柳知礼,人群散尽之后,王氏回到了屋子里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他,听了这些,柳知礼无奈地摇了摇头。

说来也怪,也不知道用了什么药,柳知礼的病竟然奇迹般地好了起来,一个月之后,他就和常人无异了。

柳知礼的身体康复之后,王氏却病倒了,王氏的症状和柳知礼原先的一模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能吃能喝能睡,就是不能动。

这一来,柳知礼着急了,四处求医问药,但都无济于事。

这天夜里,伺候着妻子睡下以后,柳知礼一个人坐在那里呆呆地发起了愣。

就在这时,他的耳朵里传来了一阵说话声:“想不想治好你妻子的病?”

柳知礼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想,怎么不想!”

“那好,你妻子的病不难治,只要你像原先她伺候你一样服侍上她一个月,他的病自然就会好了。”

一听是这,柳知礼顿时喜出望外:这有何难?不就是伺候人吗?只要能把妻子的病治好,让我干什么都愿意。

第二天,柳知礼果真像王氏那样干开了,第一天的时候,柳知礼还感觉不到累,等到第三天,他的腿就像是灌了铅似的,沉重的迈不开步子了。

身子累还好说,关键是王氏还莫名其妙地发脾气,仅仅过了四天,柳知礼就吃不消了。

瘫坐在地上,柳知礼不由得想起了妻子的万般好处,四天就坚持不下来了,那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想到这里,柳知礼不由得暗自懊悔了起来。

一个月之后,妻子的病好了。

其实,这一切都是少女给王氏出的主意:

那天,她把一对假手镯交给了王氏,让她在半夜三更把埋在墙角下的真手镯替换掉。其实,王氏的真手镯就埋在墙角下,那天夜里,柳知义就躲在外面偷偷注视着王氏的一举一动。王氏把真手镯拿出来后,便把假手镯放在了里面。

柳知义看到后喜出望外,便把假手镯拿回了家里,两口子一人一只戴在了手上。还没等他们高兴完,那手镯就自己变小了。两口子疼的死去活来,就在这时,一个少女出现在了他们跟前,让他们去找王氏想办法把手镯取下来。

少女已经把取下手镯的办法告诉了王氏,那就是用火烧,还真应了那句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得知王氏多年如一日地服侍柳知礼,少女很是感动,为了让柳知礼切身体会王氏的难处,少女便让王氏假装生病,由柳知礼来服侍她,从而让柳知礼也体会一下妻子的难处。

有了这次经历,柳知义两口子也不再贪心了,而柳知礼也该掉了他的坏脾气,一大家子和和美美地生活了下来。

(故事完)

现实中,为什么有些夫妻会渐行渐远,就是因为缺乏同理心,总以为爱人很轻松,看不到爱人的辛苦,甚至挑三拣四,不认可对方的付出。

电影《消失的爱人》里,有一句特别扎心的台词:

“两个相爱的人,却无法成功地经营好婚姻,是最让人痛心的事情。”

婚姻需要双方的付出,也需要对方的认可,夫妻双方都是婚姻生活的建设者,爱情才能在婚姻里延续。


参考资料
14年品牌沉淀 aa68国际助孕中心·因孕而生